清澄 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三朵花的爸 第四朵花的他
  • 12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chance and the destiny

最近有個同學因為工作上的合作計畫而有了機會到MIT短駐幾個月,MIT(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麻省理工學院,理工領域的最高殿堂,我想只要是做工程的每個人對他都有著一定程度的嚮往,而我,也不例外。
 
不用說是理工學系畢業的學生了,只要是愛看美國電影的朋友們一定都聽過MIT三個字,記得「心靈捕手」這部電影嗎?男主角麥特‧戴蒙打工的地方,走廊的黑板上,教授寫滿了方程式,每天等著學生解答,那個地方就是在麻省理工學院(MIT)裡;「決勝21點」裡的那群天才學生以及讓哈佛醫學系面試教授驚訝到無話可說的男主角,這些背景畫面都是出自MIT;「絕地任務」的尼可拉斯凱吉、「世界末日」以及「ID4」內的頂尖工程師也都扯上MIT,所以,MIT這三個字絕對是代表偶像代表頂尖。

我的朋友對MIT校園的第一個感想是這樣的:

最近走在MIT校園裡
不管是系所大樓還是學生中心的餐廳
都會發現這邊研究學問的風氣是以前在台大很難感受的到的
這邊的感覺是俯拾即是 常看到有人就在路邊的黑板上寫起數學公式 討論起來
或是拿著厚厚的原文書在啃 寫作業 更常看到的是埋首在MAC book的人
這邊很多開放空間 很多椅子和桌子
所以學生們很容易的就會在這開放的空間討論、沉思 讓人感受到這裡澎湃的學習力量


以往,在台灣,台大已經是我認為最有風氣的殿堂了,
原來,在波士頓,有著不一樣的靈感泉源。

在學生生崖的後段,在邁入職場之時,我常常問自己究竟為了什麼而讀書為了什麼而選擇這個職場?
以前的我曾經茫然,我找不到要鼓舞自己的力量,在茫茫的書海之中我是被制度被輿論控制的傀儡。
曾經我覺得讀書很容易,為了像哥哥一樣被大人稱讚,所以我告訴自己我也要進高雄中學,
沒有意外地,以還算前段的成績進入了高雄第一級的高中,可是我卻也迷惘了?
哥哥在高中並不快樂,他原先課業與生活都是頂尖,有著亮麗的成績、有自組的社團也有感情上的依盼,可是一切似乎不是這麼美好...
自從哥哥和女朋友因為外界的阻隔而分開後,他極度的怨恨,他故意留級,他失望的對望這個世界...
而我,也失去了指標,雖然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但我知道自己是很迷惘的,

高中三年,實在沒有動力留戀在學業上,我寧願迷戀籃球沉迷電玩,卻也提不起勁在學業上有所突破,
也許我和大家一樣決的第一志願很屌,但事實上,這樣的我只是追逐流行的一份子,我其實一點也不了解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因為我一點也不了解我追求的東西所包含的價值。

一直到了大學,我還是迷惘,我還是不知道我所學的我所得到的知識究竟跟我往後的人生會有如何的關聯,因為一路以來我沒有自己思考過,我也沒有真正用心去接觸我所學習的東西與整個環境。

也許是年紀的增長真的令我開竅了,大學畢業的那段時間,我一個人關在房間問了自己一個問題,你究竟想要什麼?也許就是這個自問自答,我終於明白自己走了多少冤枉路,也明白自己浪費了多少時間。
但是,也許是當了魁儡太久了,恢復自我的自己並不是做什麼都很順心,在自我突破的路,我卻也遺漏了些什麼,所以,在我得到很多的研究所兩年時間中,我卻也失去了曾經陪在身邊的美好。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在我的人生中,從研究所開始一直到當兵退伍這三年多的時間裡,是我成長的轉淚點,有得到有失去有歡笑有淚水,但總和來說對我都是正面的幫助,我終於可以告訴自己我想要的是什麼,我終於重新回到小時候那種沒有迷惘的決心,終於。

其實,一旦你自己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就會有股力量在後面推著你前進,一旦你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你就會知道該如何準備,一旦你準備好了,你就可以看得出機會的價值而不是被動地讓別人告訴你何謂價值。我曾經漏失了很多機會,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很笨,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會漏失這些機會正因為我看不出其中的價值。
 
仔細想想,MIT的學生是怎麼樣在思考他們的問題,
他們是怎麼把所思考的學問,把花了三天三夜解出的方程式和生命和未來關連在一塊。
他們一直都明白這些,因為他們明白價值,所以他們樂於其中。

所以,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畫出不一樣的命運,那你就要先準備好看出機會價值的能力。
所以,我知道為什麼我會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